首页 > 保护界动态 > 保护动态

是谁翻越天山,只为守护这些萌翻世界却不足千只的小精灵? │ 世界巡护员日

媒体:原创  作者:阿拉善SEE基金会
专业号:阿拉善SEE基金会 2022/8/3 10:48:07

“可以称您为‘伊犁鼠兔’之父吗?”

李维东不止一次被问过这个问题,他总是摇摇头,淡淡一笑。“每只伊犁鼠兔的生命周期只有3-5年,发现它们已经这么多年,早过去了好几辈,这个叫法不合适。”

没想到最近,李维东直接被大家亲切地叫做“兔爷”。

1955年出生的李维东今年已经67岁了,他是新疆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也是李维东自然生态保护服务工作室负责人。他更为大众熟知的身份,是中国新疆特有的濒危物种“伊犁鼠兔”的发现者和命名者。

图片

▲李维东在天山主峰观测伊犁鼠兔。

40年前的那次偶遇,把他跟这个萌物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为了保护伊犁鼠兔,李维东尽了最大的努力。如今已快要70岁的他,本该过着含饴弄孙的生活,他却依然时常背着沉重的设备,攀爬峭壁翻越天山,寻找伊犁鼠兔的一点点踪迹。

图片

新疆特有物种,萌翻了全世界

2014年7月9日,李维东说是他这辈子最值得庆幸的日子:他在天山科考布设红外相机时,终于发现了伊犁鼠兔。

再次看到这个20公分长的小家伙时,李维东几乎要跳了起来!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举起准备了多年的长焦相机,给伊犁鼠兔拍下了一张“定妆照”。

图片

▲生活在天山附近的伊犁鼠兔。摄/李维东

这一天距离他1983年首次发现伊犁鼠兔,已经过去了22年。而这个抖抖耳朵,蹬蹬后腿,整天以名贵中草药雪莲、金莲花等植物为食,长着一张“泰迪”脸的萌胖子,一经媒体报道,萌翻了全世界,收获了无数的云上铲屎官。

图片

然而,这个萌萌的小动物处境并不乐观。

1983年李维东首次发现伊犁鼠兔,据估计它们的数量大概有3000多只。而到了2014年,伊犁鼠兔的数量已经下降到了不足1000只,减少了2/3以上。按照这个速度,这群中国特有的萌物可能很快就灭绝了。

“每个高原物种濒临灭绝都有其自身的特殊原因。”李维东说,但是人类介入自然状态下的生态系统,产生的影响是不可忽略的。“首先,全球气候变暖导致越来越少的区域能够满足它们生存的温度需求,使得伊犁鼠兔不得不向上攀爬寻找合适的温度。加之伊犁鼠兔高度片段化的分布、近亲繁殖、生命周期短等因素,对其生存极为不利。”

图片

▲难得一见的伊犁鼠兔和天山雪莲同框照。

“我们很担心这次露脸的伊犁鼠兔,会成为最后一只。”再次发现活体伊犁鼠兔的喜悦,并没有冲淡李维东心中的重重担忧。

于是李维东展开了一场与时间赛跑的保护行动。2015年,他成立了李维东自然生态保护服务工作室,四处宣传,筹集资金,为挽救这一濒危物种孜孜不倦地努力。

图片

在工作室成立的第一年,李维东就得到了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SEE基金会)创绿家环保公益创业资助计划的15万元资助金。“很幸运成为了创绿家的一员,这笔资助给我们带来的信心和希望,注入了更多能量。” 李维东说道。

守护着伊犁鼠兔的一家人

出于对神山圣水的敬畏,新疆天山当地牧民对于自然环境的保护有一种使命感,而且他们从小生活在这里,热爱着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从伊犁鼠兔的发现开始,到拯救伊犁鼠兔的行动,再到组成巡护队,有许多当地牧民参与其中贡献力量,乌鲁木齐县哈萨克族牧民托依坚就是其中之一。

图片

▲巡护员托依坚(左一)和李维东一起考察。

2014年的秋天,李维东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正是托依坚。他告诉李维东在山上放牧的时候找到了伊犁鼠兔特有的椭圆形小粪便,还用手机拍到了伊犁鼠兔的身影。

图片

▲伊犁鼠兔特有的椭圆形小粪便。

激动不已的李维东立刻放下手头工作改变行程,驱车600多公里翻过天山来到托依坚家的毡房,详细了解他发现伊犁鼠兔的过程。看了手机上的照片和视频,李维东确定是伊犁鼠兔无误。这可是伊犁鼠兔分布区域的新发现,将天山一号冰川保护区伊犁鼠兔的的分布又向东延伸!

图片

▲托依坚后来用小相机拍摄到的伊犁鼠兔。

从此,托依坚和他的两个孩子都成为了伊犁鼠兔保护队伍的成员。哥哥到外地上学不在的时候,妹妹舒阿克就肩负起重任,帮助宣传伊犁鼠兔的保护。一转眼8年过去了,妹妹舒阿克从曾经的小女孩,成长为漂亮的大姑娘,但关注和守护伊犁鼠兔的行动一直没有改变。

图片

▲妹妹舒阿克始终坚持守护伊犁鼠兔。

通过日复一日的执着和年复一年的坚守,在天山一号冰川保护区域,托依坚一直参与着伊犁鼠兔的监测和巡护工作,取得了许多难得的成就。一家人守护伊犁鼠兔的行动,也影响和带动了许多志愿者加入参与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来自成都的佳婧和妈妈施兰就是其中的一员。

母女二人看到托依坚一家保护伊犁鼠兔的故事后深受感动,此后一直关注着伊犁鼠兔的命运。从第一次公募红外相机,到众筹伊犁鼠兔宣传片的拍摄,她们每次都积极参与,还决定每年都捐出一部分钱,支持伊犁鼠兔保护工作。

在2015 年的伊犁鼠兔志愿者考察活动中,施兰带着她11岁的佳婧一起参与,她们成了队伍里年龄最大和年龄最小的志愿者组合。

她们克服高山反应,与科学家一道上到海拔近4000 米高的天山一号冰川和南天山库车达坂的伊犁鼠兔栖息地,参与红外相机数据采集和电池更换的野外考察工作中,还幸运地在天山一号冰川发现了很久不见的伊犁鼠兔身影。看着伊犁鼠兔肥嘟嘟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大家都笑开了花。

图片

▲施兰和11岁的女儿佳婧。

在一起守护伊犁鼠兔的过程中,李维东和托依坚也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巡护过程中有什么新发现,家里遇到什么事,托依坚会第一时间给李维东打电话,节假日也经常邀请李维东去家里做客。

图片

▲李维东(左一)和托依坚家人及邻居。

守护伊犁鼠兔的这些年,李维东经历过很多挫折,甚至也有过绝望的时候,但每一次他都坚持下来了。

“我能坚持下来的背后离不开许多爱心人士和机构的支持,阿拉善SEE就是其中之一。2020至今,阿拉善SEE丝路项目中心已经资助我们工作室共计40万元。还连续两年给托依坚在内的10名伊犁鼠兔巡护员提供人身意外保障,今年又提供了价值16000元的探路者户外装备物资,这些都让巡护员的野外工作更加安心。”

伊犁鼠兔,不说再见

李维东最喜欢艾青的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每当说起野生动物保护的话题,他就像回到了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我很幸运成为被伊犁鼠兔挑中的人,它们带给了我更广阔、更丰富的生命体验,我永远属于它们。”

图片

拯救高原濒危物种,是在挽救它们本身所特有的基因价值,相当于保护高寒生态系统。为了找到更加科学有效保护伊犁鼠兔的方式,在SEE基金会的支持下,李维东对伊犁鼠兔栖息地的物种展开了调查,并且研究全球气候变化对伊犁鼠兔的种群影响。

接下来,李维东打算再成立一支以当地哈萨克族牧民为主的巡护员队伍,通过培训和能力建设,使他们可以实现相对独立的运营,并把这种经验推广到周边的其他少数民族地区,共同保护伊犁鼠兔和周围的生态环境。

图片

▲为当地牧民开展公众环境教育工作。

地球不只有人类,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被善待。正是有了无数辛苦付出的巡护员们,那些徘徊在生存危机的精灵才有机会被更多人了解、关注和爱护。

但愿未来在巡护员的守护下,能有越来越多的“天山精灵”伊犁鼠兔,呆萌地自由生活在天山山脉中,成为天山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本文图片已获李维东自然生态保护服务工作室授权)

7月31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巡护员日在我们关注不到的地方,也有很多像托依坚一家人那样的众多一线巡护员们日夜巡护、风雨无阻,用自己的年华和生命守护着我们的山川河流、草木虫兽,为生物多样性保护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们希望,一线巡护员的付出被更多人知晓、认可,在更多人关注到他们守护的花鸟虫兽的同时,也能够了解到巡护员工作的艰辛,为他们带去必要的关怀和帮助。

阅读 183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